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品牌资讯 >> 文字留香 >> 窗边的抒情

品牌资讯

news

窗边的抒情

作者:天一窗业来源:整理于网络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-03-17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北宋 · 苏轼 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
苏轼这首词是为悼念原配发妻王弗而写的一首词。这首“有声当彻天,有泪当彻泉 ”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。着实真挚感人。而其中“小轩窗,正梳妆”一句,也成为回忆共度甜蜜岁月的经典佳句。凭栏而伫,倚窗而立,大抵是最抒情的姿式之一。从古至今,众多被吟咏传诵的诗词歌赋。佳句良词,都源于此。
窗,是最具有中国传统文化气韵的,它同古典诗词一样,是最抒情的,也是最意蕴深长的。它的意境,是若即若离,是欲说还休,是风情月意,亦是佳期如梦。
窗边的抒情,最多的当属爱情。《西厢记》里崔莺莺与张生相约,“待月西厢下,迎风户半开。”这“户”自然不是指家中大门,而是闺房小窗,“我开着窗儿等你来”,多么大胆热烈的少女情怀,又是对爱情多么甜蜜的期盼和渴望。
而提及门,总是说正门,大门,太过于冠冕堂皇,总让人想起类似“门当户对”这样端庄稳重的姿态。与爱情这种冲动又不可理喻的事物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唯有窗,半明半暗,半掩半开,所有的语言与情意呼之欲出,偏又欲言又止,若隐若现。
一段粉墙,一方小窗,几竿修竹,一抹阳光。简到极致,美到极致。几根木条勾勒出来的窗,每一次光线的斗转星移,呈现于眼前的,皆是不同的色彩,不同的影像。那些枝枝蔓蔓的线条,弯弯绕绕,浓浓淡淡,不偏不倚的落于眉间心上,自此,百转千回的心思,随着光影流转,缠缠绵绵,丝丝入扣。
这种看似简单明了,实则细腻繁复,精致唯美的意趣,多么符合爱情的定义,有神秘感,有诱惑力,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患得患失。正如爱恋中的人,每分每秒,一言一行,带给彼此的,都是不一样的风花雪月,不一样的欢喜惆怅。
故而古人对于窗,总是心思百结。不仅仅限于爱情,还寄托了太多复杂的情感。无论是李商隐“何当共剪西窗烛”的感伤,还是晏殊“一枕小窗浓睡”的闲情,亦或是汪藻“梅影横窗瘦”的雅趣,王维“来日绮窗前”的思乡,又或是林黛玉“已觉秋窗秋不尽”的哀叹。一扇扇窗前,悲喜离合皆留痕于此。
古诗里的窗,蕴藏了无尽的绵绵思绪。世间万千美景,皆存在于小窗之外,而人间万千情意,皆流淌于窗格之间。
现代都市,窗子的造型千篇一律,讲究的是明净敞亮。木窗也已多半换为金属框架。高节奏的生活,已没有太多时间去放任心思百转千回。简约的推拉窗,风情的飘窗,以及磊落大气的落地窗。少了些许意境和情趣,多了灵活性与实用性。
周末于女友家,很是喜欢她家的飘窗,简洁敞亮,小区环境颇好,视野内,皆风景。倚于飘窗之上,可小憩,可读书,可胡思乱想,亦可云水远望。寻一番热闹场景,可与朋友闲坐浅聊,把盏品茗;觅一方幽静天地,可与内心坦然相对,淡然相处。可看云卷云舒,观星光点点,亦或,只是在寂静的夜里,听雨声潺潺,再浮躁的情绪,也会缓缓平静,慢慢沉淀。
只是现在的楼层越来越高,密度也越来越大,窗的作用,实用性和装饰性越来越高,文化性和艺术性越来越少。正如现代的生活,通讯越来越方便,表达越来越直接。窗边的月色溶溶,云朵悠悠,那一份或喜或悲,或沉静或雀跃,或思念或守候的情绪,仿佛都成了画轴书卷中的过往,再也难觅踪迹。
犹记当年豆蔻年华,青春年少时,父母家住一楼,也曾有小男生夜敲小窗,偷递纸条。只是那时懵懂无知,一躺下便酣然入眠,沉睡至晨不肯起,哪里能听见敲窗声,枉负人家一番心思和情意。多年后再说起此事,少年情怀,虽然未曾将新芽开成繁花,但青春的心事,终究在人生忆记里留下诗意的痕迹,若帘外烟雨一般,朦胧而美丽。
生活正是如此,曲折轮回的流年里,心境也如窗景,你若优雅,它便美好;你若精彩,它自动人。即便这样普通的一扇扇窗,若心为之萦系,情为之挂牵,那么再简单的生活,仍是一篇篇诗意画意的眷念,一幅幅诗文画面的过往。
君不见,当日子越来越平淡,时光越来越简单;当宿鸟归飞,残阳已远,斜晖脉脉,灯火阑珊;当窗内一抹温暖的灯光亮起,相思在窗边,等候在窗边,家的温暖在窗边。
窗内,是温馨的生活剪影;窗外,是流动的俗世繁华。

所属类别: 文字留香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窗情怀 

服务热线

0376-3858888

公司地址

信阳市羊山新区家居小镇天一美家工业园A区

页面版权所有©信阳天一窗业有限公司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豫ICP备15026543号